还要被生活中的“苟且”一下下地踩踏? 爸爸好像看出了小方的气馁
星座
新锦海国际|官网网址:www.xjhbet.com
新锦海
2018-07-03 21:24

还要被生活中的“苟且”一下下地踩踏? 爸爸好像看出了小方的气馁

6月30日,多位毕业生正在扔起学士帽庆祝毕业。当日,浙江大学6000余名本科生正式毕业,告别校园,并以拍照等形式纪念毕业。中新社记者 王刚 摄

毕业了,除了诗与远方,还有眼前的“苟且”

◎地瓜赵

小方又回到了学校,到处都是青春的面庞,到处都是穿着学士服笑容洋溢的毕业学子,小方却与三年前的自己不一样了。

今年六月,小方毕业整三年。

三年前,小方在学校主楼前抛起学士帽,拍了毕业照,收拾了宿舍,拖着行李走出校门时,莫名地有些感伤——离开象牙塔,就要成为“社会人”了。

生活没有给他多少时间伤感。因为图便宜,他在京郊租房,每天挤着八通线去国贸上班。人潮涌动,第一天就差点把他挤成肉酱。下了地铁,匆匆跑去公司报到,却收获部门经理的嫌弃:“怎么还是球鞋双肩包,你当还在学校呢?”小方心里憋着气,想发作又不敢发作,忍到下班回去,倒在床上想象以后的日子,心里,有些不安,又有些恐惧。

小方所在的部门是市场部,需要与人交流且干活利索。偏偏小方是个慢性子,性格也慢,做事也慢。为这,他没少被老板批评——老板是个刚过四十的中年女,但貌似已经提前进入了更年期,见着小方这样“磨磨唧唧”的员工,更是火上浇油,常常拎着小方写的方案数落一二三四。所幸小方是个好脾气,领导不满意,回去改就是了。最难办的其实是甲方“爸爸”——小方带着方案去见客户,客户一皱眉,对着方案指手画脚一通,得,今天晚上加班改方案吧。遇上着急的“爸爸”,小方还得熬个通宵,写完之后凌晨四点,也不打算回家了,就在公司眯一会儿,去洗手间抹把脸,又是崭新的一天。

所以当某知名人士提出“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时候,小方颇为不屑,骗骗大学里的孩子就算了,真正的生活里,哪里有时间和精力去想这么多的“诗和远方”啊。大学里,小方是标准的文艺青年,和女朋友听民谣、看话剧,有时“穷游”,与青年旅社里的陌生人喝酒聊天。现在呢,女朋友在读研究生,前途未定,北京房价这么高,小方也开始忧虑起了车子房子和票子。

工作第二年,爸爸查出了糖尿病,在老家治病未果,便来北京瞧医生。在医院里,小方再次受到了生活“暴击”,想挂的号迟迟挂不上,好不容易挂上了号,医生却说爸爸已经到了晚期,要是治疗的话,花费不菲且不说,能不能治愈也是难讲。从医院出来,小方感到自己被现实踩到了谷底。身边有同事,家境优渥,资源丰足,不愁工作不愁生活,为什么偏偏自己这样倒霉,什么也没有,还要被生活中的“苟且”一下下地踩踏?

爸爸好像看出了小方的气馁,与儿子并肩坐在医院的长椅上,他说:“没事儿,爸爸好着呢,回家好好锻炼,总能多活上几年。”工作、生活的压力突然间涌上小方的心头,鼻子一酸,他掉下泪来。老爸拍拍儿子肩膀:“爸爸活了这么多年,什么坎都过来了,不就是生病么,没什么大不了的。”

老爸收拾完行李回了老家,说什么都不愿意留在北京治疗。临走前,他替儿子换了一间房,离公司近点儿,“工作这么累,好好照顾自己。”爸爸说。

再回到公司,小方好像换了一个人,还是慢,但面对领导和甲方“爸爸”的时候,他不再满心怨气了。虚心听完客户的诉求,他回来迅速修改,也不像从前那样,先磨蹭一会儿再通宵加班了,埋着头改完方案,打车回家好好地睡上一觉,周末也带着女朋友看场话剧,约场电影。好好地工作,认真地生活,不就是生活中的小磨练小困难么,打败它们就是了。

前些天因为工作的缘故,小方又回到了学校。到处都是青春的面庞,到处都是穿着学士服笑容洋溢的毕业学子,小方却与三年前的自己不一样了——三年前的自己,对未来的“诗与远方”充满憧憬;如今,在“苟且”中升级打怪,对于“远方”,好像更多了些踏实和笃定。

以上内容由新锦海国际在网络收集整理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