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好多股市里面的国企改革指数
社会
新锦海国际|官网网址:www.xjhbet.com
新锦海
2018-07-08 21:14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齐鲁资管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

 “我想资本驱动创新,还是要聚焦。因为资源是有限的,资本也是有限的,所以我想第一个是要聚焦。作为山东这个经济大省,各个地方的经济都比较发达,但是还是要重点发展。”7月8日,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齐鲁资管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在以“探寻开放与监管新范式”为主题的第四届中国财富论坛上如此表示。

李迅雷认为,聚焦应注意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聚焦区域,就山东而言,资源和资本应主要聚焦在青岛、济南两个区域;二是聚焦产业,山东要优先发展真正有优势的产业,海洋产业和高端化工应首先发展;第三是聚焦核心环节;第四是聚焦人才。

此外,还应推进国企改革,提升国企活力。

以下是发言实录:

李迅雷:鞠区长、各位领导,波明总安排我,也有点紧张,因为这么多大佬在,我对山东的情况其实也不太了解,我肯定是《财经》忠实的读者,也只参加《财经》杂志的会。

王波明:多谢多谢。

李迅雷:确实其它的杂志报纸的会我没有参加,本身是山东最大的券商,齐鲁证券。提一些不成熟的想法供大家批评指正。

我想我们资本驱动创新,还是要聚焦。因为资源是有限的,资本也是有限的,所以我想第一个是要聚焦。作为山东这个经济大省,各个地方的经济都比较发达,但是还是要重点发展,我觉得山东就应该是两个地方,因为我考察了很多省,基本上是两个地方。

王波明:第一个就是即墨是吧?

李迅雷:即墨应该是青岛的,就是青岛、济南。比如说像福建,一个福州、一个厦门,像浙江,一个杭州、一个宁波,基本上都是“双子星”现象,你要说遍地开花是不大可能的。即便中国经济第一大省广东省,资源基本聚焦在粤港澳湾区这带,其它地方还是比较落后的。广东省地区之间的经济差距,相当于中国的东部跟西部之差,所以我想这个资源要集中,第一个要集中在这个区域里面,一个青岛,一个济南。资本是有限的,资源也是有限的,所以第一个是聚焦。

第二,要聚焦产业。因为山东现在也讲新旧动能转换,提出了十大产业,其中五大是新兴产业,五大是传统产业。但是这十大,可能从时间上来讲,都要发展。但是从先后顺序来讲,一个是海洋经济,海洋产业,这块我觉得可以做。还有一个是高端化工,这两个应该要优先发展。因为考虑到山东这个产业发展的时候,你首先要看一看周边地区是有哪些产业政策,发现这里面同质化的是非常多的,每个地区要提出的产业政策跟山东的产业政策,很多地方都是重复的,重复的时候要比较比较,到底是不是人家更具有优势。山东周边的省市都是很发达,比如往北是京津冀,往南是江苏、上海,往西也是中部地区像长沙、武汉等等,这些地方也都是比较发达。所以山东其实是被包围在那些发达地区了,所以怎么来发展自己真正有优势的产业,还是要考虑。

第三,要聚焦到核心环节。就是我们说打造某某产业,比如说打造芯片,现在中国芯片不行了,说落后,我们各地方都要搞芯片。实际芯片是很长的产业链,这里面有很多环节,如果把一个环节做好就很不错了。如果把整个环节全做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包括像宝钢,现在也不是说专门去生产钢铁,它还要搞供应链,搞电子商务等等。我觉得现在这个分工越来越细化,所以在这方面,我觉得还是要注意。

第四,要聚焦人才。山东是GDP第三大省,人口是全国第二大省,但是这两年,感觉山东人口流出现象比较严重,现在人口流出现象不是东北了。因为我专门算了一下,山东去年常住人口增加了50万,但是山东去年自然增长人口,就是出生人口减去10万人口,增加100万,那也就是说有50万是流出的。

戴立宁:还有死亡率的问题。

李迅雷:没有,就是自然增长人口,就是出生人口。

戴立宁:也可能是出生率低的关系。

李迅雷:不是,山东出生率很高,去年自然增长100万,但是常住人口增加50万,说明50万流出了。所以说这点来讲,什么吸引人才?因为各个省市都在抢人。

王波明:不,那你得搞明白,流出人口是农民工流失了,还是知识分子流失了,这个结构要搞清楚。

李迅雷:这个没有数据。去年广东省里面有19个城市里面的11个城市人口是净流出的。现在人口往大城市流动,不仅反映资本集聚、产业集聚、人才也在集聚。

以上内容由新锦海国际在网络收集整理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