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梭散文
社会
新锦海国际|官网网址:www.xjhbet.com
新锦海国际
2018-04-24 14:23

圣·皮埃尔岛
    我曾在许多风景旖旎的地方居住过,但没有一处能像四山环抱的泊尔尼湖的圣·皮埃尔岛那样,让我心旷神怡,难以忘怀.勒沙岱耳的人们称那座小岛为“土丘”。即使在瑞士,它也鲜为人知。据我考证,没有一位旅行家提到过它.可是它那秀丽迷人的景致和独特的地理位置,对一个以独居为乐的隐士来说.却是个绝佳的修身养性之处;我或许是世界上惟一关心它命运的人,因为我敢断言:我是世界上谁一热爱大自然的人。
    泊尔尼湖比日内瓦湖显得更宽阔、更有气势。它貌似罗曼蒂克,但细看起来缺少秀丽。它给人更多的是粗犷和豪放的感觉,因为悬崖和树木几乎是傍水傲然挺立。假如少开垦一些吠亩,少种植一些葡萄,少建造一些城镇和房屋的话,大自然的青枝绿叶、草地和清雅幽静的地方就会更多一些,景致也就更丰美一些,地势也就更平坦、更开阔一些。因为沿湖没有适合汽车行驶的路,所以旅行者便很少涉足此处;然而,对于那些孤独的冥想者来说,却是个世外桃源。他们可以从容不迫地沉醉于大自然的美色之中,在静谧中沉思默想,并不时可以聆听X只鸟雀的鸣c"声,山润瀑布从峰顶奔泻而下的轰隆声。在这个近乎圆形的盆地中央坐落着两座小岛,其中一座方圆约两公里,业已有人居住岛上,有农事活动;另一座则稍小点,岛上荒无人烟,后来由于不断从岛上取土来修补被海浪和暴风雨破坏的大岛海岸被毁掉了。这就是弱肉强食的法则所造成的结果.
    岛上只有一座轩敞的房子。房子以及岛屿均属于泊尔尼医院,一位税务员和家人及仆从住在里面。他在房前屋后圈出了许多院子,搭了一个鸟栏,建造几座养鱼塘。岛屿的面积虽小,但地势却高低起伏,为各种各样的种植业提供了良好的场所.农田、葡萄园、树林、果园随处可见。树阴下肥沃的牧场周围是茂密的灌木丛;一个夹在两行树中间的高台沿岛的一面延伸,在这个高台中央,人们搭建了一个风格独特的小屋。每逢收获葡萄季节的周末,附近的居民便聚集在这里唱歌跳舞。
    在受到莫提耶地区“以石块击毙”的刑法的威胁之后。我便逃到了这个岛上.我感到,我的日子如此惬意,我的生活如此舒适、随意,以至于我决定在此度过我生命的最后时光.我有一个打算,但难以实施,因为它与送我去英国的那次计划大相径庭。我已经感觉到,人们处处刁难我的行动,开始产生最初效果了。除此之外,我没别的优虑。在冥冥中,我曾梦想让人们将这个庇护所变成一座终生的囚牢,然后把我的一生托付给它,再让我丧失掉一切能力和逃出去的希望,并切断我与大陆的一切联系,使我对外界的事一无所知,最后甚至让我忘掉世界及我的存在。
    他们只让我在岛上呆了两个月,但我多么渴望能在此无所Il心地度过两年、二十年、乃至终生,尽管我和我夫人只有与税务员夫妇以及仆人们可以来往。他们事实上都是大好人,仅此而已,可是说心里话,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这两个月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它足以让我的灵魂终生饱受幸福的滋润而别无他求。
    那么,那种幸福究竟为何物呢?它让我乐不思蜀的原因何在呢?就让这个世界所有的人来猜一猜我所过的那种生活吧。难得的闲逸便是这些快乐的第一和主要因素。我从容地品味着这些欢乐带给我的温馨。在那里羁留期间,我所做的一切,事实上仅仅是一个喜好安闲之人所专心致志的事,既令他赏心悦目,又有益于身心健康。
    我希望人们最好能让我永远留在那与世隔绝的地方,让我单独面对自己。其实。没有人相助,我也不可能单枪匹马离开此岛。况且,在那块偏僻的土地上.只有和附近居民相聚时,我才有机会与外人打交道.这种希望使我产生了在那里安度晚年的想法。既然我可以自由地安排自己的生活.那么我还是从什么也不安排着手吧。我先独自一个人,没带任何东西就匆匆忙忙地来到岛上,随后才陆续招来了管家,运来了我的书籍及几样简单的家具。然而,我却徽得打开那些箱子,索性就让它们按照来时的样子搁置着,好让自己安度晚年的居所像个客栈一样,我只是一名过客,可能随时会迈出客栈的门槛,水不再回来.所有物品按其原貌安放显得那么合情合理,以至于想把它们重新摆放得更好,反而会破坏原来的和谐之美。我最大的乐趣之一,便是让书籍及文具静静地闲置在箱子里.不去碰它们。每当不得不回复那些该死的信件时,我便嘟峨着务官那里借笔墨,用过之后又急不可耐地奉还给人家,总希望自己不会再去借用。我用鲜花和干草而不是用那些毫无价值的废纸及旧书堆满我的房间;因为我刚开始对植物学产生了极大的热忱,我从伊万尔努低博士那里得到启迪有了此爱好,这种爱好很快就变成了一种痴迷。我不再想过分操劳,我需要一种让我放松的消遣,这种消闲只能是瀚散惯了的人才愿意从事的活动。我打算写一本《植物学志》,把岛上的每一种植物都无一例外地写进去,权且是我后半生之收获吧。据说一位德国人竟然写了一部关于柠檬皮的专著,那我完全可以就草场上每一株木本科植物、朽木上的木耳、石头上的苔醉写一本书了。总之,写书时,我不想忽略草上的每一根茸毛,就连每一个植物的细胞,我也要作最为详尽的描写。按照这项雄心勃勃的计划,每天吃完早餐后,我手拿放大镜,腋下夹着《自然界》,开始探察岛上的每一个地方。为了能在不同季节跑遍小岛的每一个角落,我将它分为若干个小方块。每当我观察植物的组织结构及结果期的繁衍活动时,我的心总在狂跳.从前,我一点也搞不清同类词间的区别,现在我能对照着同属植物对它们进行区分了,而且总期望会有更罕见的词语出现。我生平第一次观察到了夏枯草两个修长的雄蕊的分离、算麻及墙草雄蕊的弹出、凤仙花果实及黄杨胞的涨大,这千万种结果期所表现出的活动,使我心中充满了喜悦.我情不自禁地想问一下有没有人看到过夏枯草的两只触角,正如拉·封丹想知道有没有人读过阿芭古克的书一样。两三小时之后,我带着一大堆收获回到窝所,以备下雨时在家玩赏。在上午剩余的时间里,我就同税务员夫妇及特蕾兹一起去看望他们的雇工,观看收成情况,还常常动手与他们一起干活.常来探望我的贝尔努瓦一家人.常看到我蹲在高高的树上,腰间的袋子装满了果实,然后再用绳子将它吊到地面上。我上午所从事的活动以及与之难以分开的良好心境,使我吃中饭时胃口大开;然而,中餐时间若是太长,或天气宜人时,不等大家吃完饭,我便一个人溜出来,跳上一条小船,向风平浪静的湖心划去。我全身放松,仰面躺在船里,随波逐流,有时常达数小时之久,沉浸在无数瑰丽甜蜜的遐想中,无物无我的境界要比现实生活中的快乐美妙千万倍。经常在日落西山之时,我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漂得很远,于是我不得不奋力划船,以便在天黑前回到家里。有几次,我没有去湖中央,而是顺着湖岸一边划行一边欣赏岸上美丽的景致.清澈的湖水,大树投在水面.上清凉的阴影,常常使我产生跳入湖中嬉水的冲动。可是我最常划行的路线之一,便是从大岛到小岛。泊船之后.登上小岛,在那里消磨掉中饭后的时光。我时而在春萝、泻鼠李及各种各样的灌木丛中漫步,时而登上一座布满绿草、欧百里香、鲜花甚至驴食草和首荷的沙质小丘。显然,有人曾在此地种过首C.。这座小岛用来养殖免子再合适不过了。它们可以在这里自由自在地繁衍生息,不会造成任何危害。我将这种想法告诉了税务员,于是他托人从勒沙岱耳弄来了几对兔子。随后,我和他的夫人、夫人的一个妹妹及特蓄兹一行四人,浩浩荡荡地登上小岛,将免子安放在上面。在我离开圣·皮埃尔岛之前,它们已开始繁衍后代了。如果能挨过严酷的冬季,兔子家族一定会更加兴旺.在岛上饲养免子一事算是当地的一件盛事了。虽则阿尔哥奴特的舵手顺利地将我们一行及免子从大岛运到了小岛,可是我比他更显得骄傲与自豪,因为向来见了水就腿发软的税务员夫人,在我的陪伴下信心十足地登上了小岛,·路之上并没有流露出任何害怕的迹象。
    当风起水涌之对.我不敢贸然下水。于是,我便把下午的时间用在采集岛上俯拾即是的植物标本.七。我时而笠身于风景最秀美、最偏僻的地方,随心所欲地做着各色的梦,时而坐在高处或小丘上,环视美丽而令人心旷神怡的湖光山色,目光尽处为环拱一边的黛色的山峦,另一边则为广阔、肥沃的平原地带。

以上内容由新锦海国际在网络收集整理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