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而被迫去二级市场寻找资本
汽车
新锦海国际|官网网址:www.xjhbet.com
新锦海
2018-08-20 09:15

业界共识的说法是,客观上讲,任何一家公司,在进入成熟期也就是拥有足以支撑起自己市值的利润之后再选择上市,更为稳妥。急于上市的企业,通常是在一级市场已经无法融资,从而被迫去二级市场寻找资本。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报

本文作者:张煦

尽管看起来声势有点大,但李斌和他的蔚来汽车,一直在找钱。北京时间8月14日凌晨传出消息,蔚来汽车向美国证监会(SEC)递交了IPO招股书,申请在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NIO”,拟融资不超过18亿美元。此前,外媒报道称,蔚来最早也要在9月份提交申请,此番,较计划中提前一个月。

几乎是同时,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蔚来正在进行上市前的一轮融资,在市场私募“蔚来汽车Pre-IPO基金”。有投资公司抢到了蔚来本轮Pre-IPO阶段的份额,正在向市场募集。在记者拿到的私募基金募集说明书中显示,投资标的为“蔚来汽车境外上市主体”,认购金额50万美金起。投资期限为3+1+1年,拟于2018年-2019年美国上市后退出。在投资估值一项中,蔚来标明了65亿美元的作价。

在业界看来,65亿美元,是颇值得玩味的数字。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称,如果蔚来这一轮真的按照65亿美元融资,蔚来之前每轮融资规模都在10-15亿美元之间,那就意味着蔚来本轮的投前估值约是在50-55亿美元之间,而蔚来的前一轮融资、在去年11月的估值是投后50亿美元,也就是说蔚来本轮融资基本没涨价。“过了将近一年了,还几乎没涨价?”该人士称,这大概率意味一件事:蔚来很缺钱,对现金需求极为迫切,否则为何不涨价?

  

从而被迫去二级市场寻找资本

业界共识的说法是,客观上讲,任何一家公司,在进入成熟期也就是拥有足以支撑起自己市值的利润之后再选择上市,更为稳妥。急于上市的企业,通常是在一级市场已经无法融资,从而被迫去二级市场寻找资本。而在此前,“还不得不再讲讲Pre-IPO的故事,最后再挤一挤一级市场的余量。”上述业内人士称。

“此时去IPO,在高风险的阶段接受二级市场的检验,特别像将免疫力还不成熟的孩子在冬天的户外长时间待着,是很容易生病的。”一位在美国和中国投资市场上有过多年经验的业内人士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称,无论在项目阶段点上还是上市地点上,蔚来当下的IPO选择都并不理想。

  “烧钱”模式推高估值

正是蔚来的“烧钱”模式正将其引入困局。“我们目前运营中实为负现金流,最近才开始产生收入并且没有盈利,所有这些都可能在未来继续。”蔚来在招股书中如此表示。具体来看,蔚来汽车在2016年、2017年、2018年6月30日之前的净亏损,分别为25.73亿元人民币、50.21亿元人民币及33.25亿元人民币。蔚来汽车招股书中坦陈,这种情况未来可能仍将继续。

  

从而被迫去二级市场寻找资本

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前六个月中,蔚来汽车总营收为4599.1万元人民币,其中汽车销售营收约合4439.9万元人民币,其他销售营收约合159.2万元人民币。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蔚来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总额为44.23亿元人民币,银行融资额为47.65亿元人民币。据估算,蔚来每天“烧钱”1200万元人民币,但蔚来认为其资金储备足够未来12个月的资本支出。

在成立的四年当中,蔚来拿出了EP9、EVE和ES8三款车型,明年或将推出ES6。以高投入来展示为数不多的车型,是业内对蔚来质疑的原因之一。截至2018年7月31日,蔚来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等城市已经建成7个蔚来用户中心NIO House,53个服务网点。以其设在北京王府井东方广场的展示中心为例。其占地面积为3000平米,有报道称,其六年的租金近5亿元。目前,除展示一款在售车型之外,其他的面积被用作咖啡馆、儿童乐园、图书馆、会客室,这些虽然可以提升蔚来的品牌格调,但在盈利上则毫无价值可言。

  

从而被迫去二级市场寻找资本

蔚来的代工模式,也令其成本上升。招股书显示,“自2018年4月10日开始生产后的前36个月内,如果合肥制造厂出现任何经营亏损,我们已同意赔偿江淮汽车的经营亏损。”截至2018年6月30日,蔚来向江淮汽车共支付人民币1亿元,其中,6510万元作为2017年和今年上半年的亏损补偿。另外还支付了约3490万元,作为制造加工费用预付款和第三季度潜在亏损补偿。

以上内容由新锦海国际在网络收集整理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