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希望考前就能让限号政策高考“开绿灯”的
评论
新锦海国际|官网网址:www.xjhbet.com
新锦海
2018-05-26 21:09

(原标题:当高考遇上限号,怎么“开绿灯”?)

不知不觉间,高考又要来了。近日,有河南市民向媒体反映,今年郑州、开封等地高考与机动车限号“撞车”。按照当地政策,6月7日是周四,限尾号4和9;6月8日是周五,限尾号5和0。因不少考点在市区三环内限号区域,一些家长希望政府能取消这两天的限号。对此,郑州警方表示,暂未接到市政府关于“高考取消限号”的政策,但会上报、研究市民建议。

每到高考季,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诉求。此前,有家长投诉小区养狗的、弹琴的影响家里的高考生休息,装修、施工,更是屡遭投诉。一些地方政府、交管部门体恤民意,会在高考日,安排考点附近机动车限号、禁行。比如,已限号多年的成都,在高考期间实行“送考不限号”,给予接送考生、运送监考人员的受限车辆以最大通行需求。

对于考生及其家庭而言,高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家长有些想法,哪怕有些“出格”,也不难理解。有很多类似说辞,比如“一年就这么一次”、“关乎一个人的一生”……在这样的语境下,要求公共政策有所倾斜,要求他者权利有所规避,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这一回,郑州、开封两地高考恰与限号“狭路相逢”,结果会怎样?

事实上,各种“支招儿”已经很热闹,有希望考前就能让限号政策高考“开绿灯”的,有要求考后对违反限号政策的送考车辆免于处罚的,还有建议给所有送考车辆发放“红丝带”等统一标识,以便交警放行的……

所有这些点子,固然有着对特殊群体人性化照顾的一面,但说是对“法外行为”的宽宥、优待,也不为过。换言之,就是要求对送考车辆采取特殊化政策。

这显然是有问题的。限号政策能够持续执行的前提,正在于一视同仁、一体执行,如果在月初为高考开了绿灯,那到月末是不是还要为中考破例?政策的权威本来就来源于刚性执行,如果可以随意取舍伸缩,必然会在失去严肃性的同时,也将失去公平、公正。

此外,高中生参加高考为什么一定要专车送考?搭载公共交通工具不可以吗?即便一定要送考,考生与家长提前安排好出行节奏,留足时间,或干脆提前到考点附近的宾馆住宿,都是可以的。

更大的问题还在于,若取消限号,是否反而会增添城市拥堵,更造成送考车辆无法按时抵达?不限号的太原,就在高考或中考期间,专门采取限号措施,来保障考生考试期间的交通畅通。去年,太原从6月5日0时至8日24时,对进入限号区域的机动车,实施按车牌尾号限号。这种“反其道而行之”的政策,或许多少能印证“取消限号让交通更畅通”的逻辑并不成立。

其实,希望高考期间取消限号的声音,折射的是当下家长们愈发深刻的高考焦虑。或许,学生本人并没有那么紧张,很多如临大敌般的焦虑情绪,往往来自家长,并在不同家长的相互传递、濡染过程中得以社会化。

但问题是,若过度渲染、强化高考焦虑,非但不可能帮助孩子沉着应考,反而会让考生背上额外而沉重的心理压力,这恐怕并非家长们的初衷。高考,早该剥离层层厚甲,回归本初意义了。

当然,不赞成限号政策“开绿灯”是一方面,另一面,政府也应在高考期间合理增加公共交通的供给,不仅要提供充足的公共交通工具,还应尽可能保障相关道路的畅通。这是本分,也是缓解焦虑的必由之路。

以上内容由新锦海国际在网络收集整理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