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带着大家去下馆子
媒体
新锦海国际|官网网址:www.xjhbet.com
新锦海
2018-09-01 09:32

从济南驱车两小时就是商河县,再打个的,20分钟,12公里外的李庙村村口出现在你眼前。笔直的水泥村路两旁,一人高的玉米田茫茫望不见尽头。这是一个典型的山东农村,外观毫无特色,在商河县,这样的农村有963个,玉米、棉花是这里的主要收入来源。

过去的几天里,李庙村被来自北京的一篇媒体报道卷入了风暴中心。在《实地探访山东新媒体村,农妇做自媒体收入破万》一文中,李传帅和他村里的20多位农妇,是经营自媒体、最高月入过万的“神奇”存在。

该文报道:今年7月,该团队人均月收入7594元,比去年的上海人均月收入还高出462块钱。带头人李传帅称,光靠自媒体,每个月收入大到一百万。

从李庙村口下车,往里走四五百米,就是那扇朱红烤漆门,门高四五米。上午11点光景,村内少见人影。一位清洁大爷听闻有人找李传帅,说他生意做得不小。问路过的大叔“自媒体”是什么,他腼腆地摇头,再问“你用今日头条吗”,他立马点点头,“这个我用的。”在大多数村民眼里,李传帅就是一个“打电脑的”。

然后带着大家去下馆子

中午,一位员工回家吃饭

朱门背后,是“济南薄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所在地,法人是李传帅的妻子。这家公司运营着十多个账号,覆盖了企鹅号、头条号、百家号等十多家平台。

90后李传帅把“自媒体”引进了李庙村。从院外看,李家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家院,停着十来辆电瓶车,堂屋之内则像个网吧,20多台电脑加上桌椅,就是村民“做号”的地方。

01


在李家院子工作的姑娘之中,已婚的“媳妇”居多,还有几个十八九岁,甚至初中刚毕业的小姑娘。除了李庙村,还有邻村的姑娘骑着电动车来上班。在李庙村当地,青年们初中毕业后,大多上技校,去镇上工作,月收入两三千。

李传帅管她们叫“姑娘”或“小孩”,经他培训的员工手下出过不少爆款。墙上的6块展板记录着6个自媒体号在企鹅号、头条号、百家号等各平台的阅读量与粉丝数。排在第一的“微言薄语”总阅读量达到20亿,总粉丝数超过50万。

白板上明示工资:16岁的苗苗在6月拿了4337元,7月拿了6790元。收入最高的姑娘姓路,6月拿了10121元,7月拿了15690元。

然后带着大家去下馆子

工资公告牌

然而,这个星期,李传帅被一篇爆款击倒了,这是一篇关于他的故事,关于一边带孩子,一边月收入七八千的农村妇女,关于她们为多家自媒体平台源源不断输送内容的故事。

文章传开后,记者、市委领导、远道而来的拜师者,都冲着这个28岁的山东小伙而来。“山东自媒体村”的称号,给了他前所未有的沉重负担。

“没想到这个结局。”李传帅告诉AI财经社,姑娘们平日里都连说带笑的,这几天大家都不说话了,有几个十八九岁的小女孩承受不住压力,觉得自卑,离开了,“太难受了。”他说。

李家院子里,电瓶车从十几辆变成了8辆,到第3天,李传帅索性给员工放假了。

02


无数没有面孔、没有实名的恶评令李传帅动摇。《实地探访山东新媒体村,农妇做自媒体收入破万》发布的当天,他一直在刷评论,“扎心。”,他告诉AI财经社,有人加他微信,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开始恶骂。

文章发布当天,李传帅接连发了五条朋友圈。他想不通自己做错了什么。农民文采不行就做不了自媒体吗?“山东自媒体村”为什么变成了“农村新一个洗稿基地”?到了晚上,他仍感郁闷,喝了酒。

他把员工手抄的报道标题、员工签到表拍下来发到朋友圈,在他看来,尽管农村人文化有限,但勤能补拙。

第二天一早,面对省城来的济南市领导,李传帅忍不住发问,“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打开手机,念起了评论,一条“农村人滚回去种地”刺伤了他,他迫切想听听领导的意见。

这是个未满30岁的年轻人,8岁时母亲离世,父亲受刺激后离家出走,自幼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初中辍学后,李传帅在家务农三年,辗转长沙、青岛、天津,做过保安、鞋厂工人、电脑维修师,直到回乡创业,生活日渐稳定。

“我从小就是听着别人意见长大的,现在我就想听听领导、专业人士的意见。”他问领导。

“有些是不了解,有些是嫉妒。”市领导鼓励他坚定现在的三农路线,多写正面内容。

劝慰并没有宽解到他的烦闷,山东小伙眼睛红了,他摘下眼镜,双手扶额,头埋进了臂弯,一声不吭。

以上内容由新锦海国际在网络收集整理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