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贬值又导致了部分债市、股市资金阶段性流出
媒体
新锦海国际|官网网址:www.xjhbet.com
新锦海
2018-07-08 14:07

原标题:央行媒体人民币汇率进入双向波动合理区间

面对美联储6月加息且释放年内4次加息信号,人民币汇率近期的走势可谓“处变不惊”。7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人民币汇率经过去年以来的调整,已进入双向波动的合理区间,经济基本面决定了其不存在大幅贬值的可能。作为一个逐渐国际化的新兴储备货币,人民币未来总体上会趋于走强。过去30多年里,凡是看贬人民币、抢购并较长时间持有外汇的居民和企业,最终都蒙受了较大损失。近些年里,一些国际投机者试图通过做空人民币谋取暴利,事实证明他们严重误判了形势。
人民币汇率连续反弹后趋稳
继7月3日上演“V形”反转后,7月4日,人民币汇率继续大幅反弹,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盘中升破6.61,且离6.60关口仅一步之遥,收盘大涨461个基点。7月5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大幅调升415个基点,报6.6180,终结两日连贬,调升幅度创2017年10月11日以来最大。7月6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回调至6.6336。市场分析人士称,随着人民币汇率调整压力释放,市场情绪恢复平稳。总体来看,当前人民币汇率有压力也有支撑,预计后续将延续整体企稳、双向波动的运行格局。
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期,人民币汇率波动的直接诱因是中美贸易摩擦,这是由市场自发的、对于贸易摩擦不确定性预期造成的。我们不认为人民币会大幅贬值,也不认为央行在主动寻求贬值以应对贸易摩擦。”
中金公司表示,近期,人民币汇率贬值主要源于几方面因素:美元升值、贸易不确定性及违约潮导致经济下行预期升温,显然也与央行降准、未上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导致中美利差收窄有一定的关系。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前期人民币走势偏强的修正,而贬值又导致了部分债市、股市资金阶段性流出,加快了调整的速度。

而贬值又导致了部分债市、股市资金阶段性流出

近期人民币的调整幅度还在合理范围之内。
中金公司认为,近期,人民币的调整幅度在合理范围内,适度波动有助于释放人民币贬值压力,形成双边波动预期。当然,监管层也向市场传递了信心,有助于人民币短期企稳。
未来人民币将呈现双向波动趋势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表示,近期,人民币汇率出现了一些贬值,这完全是市场由于外部不确定性引起预期变化的结果,并非央行有意引导。中国坚持多边主义、全球化、自由贸易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通行准则,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
“近期外汇市场出现了一些波动,主要是受美元走强和外部不确定性等因素影响,有些顺周期的行为。”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日前也表示,我国实行的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多年来的实践证明,这一制度行之有效,必须坚持。
易纲表示,将继续实行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运用已有经验和充足的政策工具,发挥好宏观审慎政策的调节作用,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从外汇需求角度看,“偿还非居民外债的进程已结束。”招商证券分析师谢亚轩称,2016年二季度至今,我国外债余额停止下降,连续7个季度合计上升3461亿美元,外债项下由外汇需求转变为外汇供应。与此同时,家庭和企业的汇率预期趋于稳定,持有外汇资产的需求减弱。此外,证券市场开放也带来了比较充裕的外汇供应。
“我国货币政策独立性较强,仍坚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央行未来将进一步推动金融市场化改革,其中的重要一环就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进一步完善。人民币市场化程度将进一步提高,从而更好反映市场供求关系。在此背景下,人民币难以出现单边贬值或者升值,未来将是双向波动趋势。
下半年经济有望企稳回升
总体来看,市场对人民币汇率仍然是双向预期。有分析人士认为,市场保持淡定的根源在于我国经济基本面向好。展望下半年,我国经济稳中向好、外汇需求进一步趋于稳定,将对人民币汇率形成坚强支撑。受访专家普遍认为,接下来,人民币汇率将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
“我国政策回旋余地较大。决策层可以进行微调,运用降准、公开市场工具操作,适度增加信贷能力,同时可加速地方政府债券发行等,管理好去杠杆的速度,以缓冲贸易摩擦的潜在影响。如果以上措施运用得当,GDP增速仅会温和放缓,但依然处于目标区间内。”邢自强表示。
贸易摩擦的影响如何?对此,邢自强预计,美方现有措施(500亿美元产品关税)对我国贸易与经济增长的影响可控,出口增速和GDP增速将分别放缓约0.8个和0.1个百分点。然而,如果贸易摩擦进一步升级,出现美国对2000亿至4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极端情形,那么对我国GDP增速的直接拖累会增大到0.3个至0.5个百分点。而且,因为全球货物贸易总量的三分之二左右涉及全球生产价值链,保护主义对供应链的冲击会放大全球经济增长所受的不利影响。
更为重要的是,邢自强补充称:“我国具备较强的承受力和防范外部冲击能力。其中一个重要的有利条件是,过去两年,在全球经济上行周期的支持下,国内进行了诸多结构性调整,包括主动进行产能调整等,从而在基本面改善的同时,给如今的政策提供了较大的回旋余地。如果出现贸易摩擦进一步升级的情形,仍有空间扩大财政政策发力力度,向受到贸易摩擦影响较大的企业提供减税等措施。”
鉴于此,邢自强维持我国经济有望温和减速的判断。“如果以上措施运用得当,经济增速将从过去半年的6.8%小幅回落至今年的6.6%,不会发生深度调整,增长的可持续性将进一步改善。这是因为,首先,消费有韧性,紧俏的劳动力市场,特别是来自服务业的大量新就业岗位将促进工资增长,继续带动三四线城市消费潜力释放。其次,投资放缓节奏温和。地方特别专项债的发行在下半年有望加速,将为基建、棚改提供支撑。再次,生产率企稳。得益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民企设备和技术投资复苏,我国全要素生产率增速在2017年反弹至2.5%,并预计将保持在2.3%以上,高于2012年至2016年的2%。”(原题为《人民币汇率“处变不惊” 已进入双向波动合理区间》)

以上内容由新锦海国际在网络收集整理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