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她意外地发现丈夫在一个名为Blued的社交软件上与各种男性互相约炮后才有了答案
媒体
新锦海国际|官网网址:www.xjhbet.com
新锦海
2018-06-17 09:59

原标题:我们探访了一个中国最大的同性恋组织两个字:吃惊

同性恋群体,大概可以说是我国社会中最具有争议性的一个群体了。尤其是这两年,围绕该群体的网络纷争更是不断出现。

于是,为了更好地了解这一群体,耿直哥亲自探访了一个中国国内最大的同性恋公益组织

然而,这次整个探访的过程,却令我吃惊不断……

第一个吃惊

这是一个已经在中国发展了10年的同性恋公益组织,名叫“同性恋亲友会”。同时,该组织也被视为是目前中国在规模和影响力上都最大的一个同性恋组织。

所以,耿直哥专程前往上海参加了这个组织庆祝自己成立10周年的大型活动,希望通过近距离地接触他们,更好地了解中国同性恋群体的一些现状。

然而,在抵达“同性恋亲友会”的活动现场后,耿直哥立刻就看到了令我吃惊的一幕:活动现场竟然有大量陪着自己身为同性恋的子女来参加活动的父母!

直到她意外地发现丈夫在一个名为Blued的社交软件上与各种男性互相约炮后才有了答案

而且,耿直哥在这些父母的脸上也看不到他们对有一个同性恋的子女流露出难堪或抑郁绝望的神情,反而都是幸福的神情。

耿直哥还得知,这些父母不少还在“亲友会”做着志愿者的工作。在这次“亲友会”的活动上,他们还登台奉献了多个节目,并获得了现场激烈地喝彩与掌声。

实际上,耿直哥所参加的这场活动,如果简单概括一下,就是一场同性恋者与他们父母的家庭“大联欢”。

第二个吃惊

那么问题就来了:组织这场活动的“同性恋亲友会”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呢?为啥他们的活动中会有许多同性恋者的父母来陪伴和支持他们的孩子呢?

“其实今天你看到的这些父母,在5年前刚接触到亲友会的时候,还是哭成一片的,因为那时他们还难以接受和接纳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已经在“亲友会”担任了5年志愿者广州红树林心理咨询中心咨询师吴丹咏告诉耿直哥,“但过去5年里大家的精神面貌都越来越好了,对子女的选择也从无法理解变成了支持”。

直到她意外地发现丈夫在一个名为Blued的社交软件上与各种男性互相约炮后才有了答案

吴丹咏说,这种家庭对其同性恋子女态度的转变,与“同性恋亲友会”所提供的专业家庭辅导和心理援助关心紧密。她介绍说,成立于2008年的“亲友会”认为目前中国同性恋群体面临的最主要的问题,其实还是自我家庭接纳的问题。所以,让家庭接纳自己的同性恋子女便是“亲友会”最重要的工作内容,甚至还为此开通了“求助热线”。

于是,很多原本不知道该对谁倾诉得知自己孩子是同性恋后的苦恼与压力的父母,自从得到“亲友会”的帮助后,才发现有这么多经历相似的父母已经走了过来,一下子有了一种“找到组织”的感觉。而在这种“朋辈”的帮扶下,才有了今天这些父母对于孩子的接纳以及重新给予的支持和关爱。

吴丹咏对于“同性恋亲友会”的这番介绍,尤其是“亲友会”这种具体的、务实的基层工作,也成为了当天第二个令我吃惊的地方。

直到她意外地发现丈夫在一个名为Blued的社交软件上与各种男性互相约炮后才有了答案

“亲友会”的创始人胡志军(又名“阿强”)告诉耿直哥,“亲友会”对于“家庭接纳”的格外关注,其实也与其成立的背景有关。亲友会的另一位创始人吴幼坚女士,是一位接纳了自己同性恋子女的母亲,她希望其他同性恋者也可以获得这种来自家庭的接纳与温暖;而胡志军自己则因为没能在母亲生前对母亲敞开胸怀吐露自己的秘密,而倍感遗憾。

胡志军还说,通过关注同性恋者最直接面对的家庭接纳问题,开导同性恋者的父母和家庭去理解和接纳他们,一个最重要的“益处”是能让同性恋者在家庭的关爱和温暖下更好地生活,进而可以化解同性恋者普遍会面临的很多压抑情绪,以及这种情绪会导致的抑郁、自杀以及【艾滋病问题】。

直到她意外地发现丈夫在一个名为Blued的社交软件上与各种男性互相约炮后才有了答案

有多年同性恋群体“防艾”经验的胡志军还在这方面与耿直哥分享了他的一些经验。他说从前“亲友会”的防艾工作也只是泛泛地科普和催着同性恋群体去做HIV检查,但效果并不明显。后来他发现不少同性恋者是因为缺乏来自家庭和自我的接纳,所以往往会自暴自弃,自己看不起自己,对活着看不到希望,觉得自己不如死了。那么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又怎么会在乎得不得艾滋病呢?

胡志军说,这也是“亲友会”格外重视“同性恋者被家庭接纳”的原因——“心变了,你让他不保护自己,他还不干呢”。

一组来自美国的数据也显示,不接纳同性恋子女的家庭确实比接纳同性恋子女的家庭更容易感染艾滋病毒,前者是后者的3.4倍。

直到她意外地发现丈夫在一个名为Blued的社交软件上与各种男性互相约炮后才有了答案

以上内容由新锦海国际在网络收集整理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