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其中争议较大的是《开成石经》的搬移
历史
新锦海国际|官网网址:www.xjhbet.com
新锦海
2018-07-10 09:51

林则徐所书“碑林”二字

  古都西安城墙之内的碑林博物馆存放和展示了历代碑帖、石刻和石雕艺术,它们沉默千年,却以无声的方式述历史、成人伦、助教化。而去年以来,西安碑林博物馆北扩需要搬迁“千年国宝”《开成石经》的消息,引起了较大关注。文物界不少专家认为搬迁或将损坏这一千年文物。6月15日,当地媒体发布消息表示,“为提高抗震指数、并创造一个更好的保护与展示环境,(《开成石经》)将迎来一次百米内的搬移,目前前期的‘体检’已经开始。”

  事实上,《开成石经》绝非简单的平移,而是搬迁。如何保证在搬迁过程中114块巨石没有磕碰?且每块石碑上的文字行行关联,移动之后,如何相互校准是一项也是一次极其细致工程。“澎湃新闻·艺术评论”()近日因此专程来到西安碑林博物馆,就此进行了走访。

  相比日日门庭若市的陕西历史博物馆,位于西安城墙之内的碑林博物馆相对显得冷清,她像是一处世外之地,隔绝了城墙内外的喧嚣。但其中所陈列的《石台孝经》(李隆基作序、注解并书)、《开成石经》、《玄秘塔碑》、《多宝塔碑》、《曹全碑》等历代碑石、墓志,以及“昭陵六骏”中的四石、汉唐佛教石雕等石刻造像艺术,几乎每一块碑石、墓志,每一尊造像都默默诉说着一段历史。

  追溯碑林博物馆历史,就得溯源到唐,最初只是存放着所谓《石台孝经》和《开成石经》,而后迁移了两次(一说三次),在宋徽宗崇宁二年(公元1103年),始迁至今址,可谓现存最早的“博物馆”。今天的西安碑林博物馆,在具有 900多年历史的“西安碑林”基础上,利用西安孔庙古建筑群扩建而成。也因其中的《石台孝经》与《开成石经》,西安碑林博物馆也可被认为中国古代 “庙学合一”的历史见证。

  2017年初,一则西安碑林将开始规划“北扩东进”的消息曾让不少人为之欣喜,但不久之后,西安碑林中唐代《开成石经》可能因此次扩建被移徙引发了部分专家的焦虑,其中曾经或正在西安碑林博物馆工作的四位研究员,也是此方面的专家路远、王其祎、陈根远、杨兵联署“反对移动《开成石经》意见书”,并在2018年1月递交西安碑林博物馆及陕西省文物局,获得的回复是——“感谢对碑林的关心。”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6月初曾联系了西安碑林博物馆党委书记王明升,在接受采访时他认为,如果到过西安碑林博物馆也许会感到,碑林像是一个各个朝代放文物的“库房”,碑林的扩建工程是为了更好保护、展示文物、传承传统文化,“不过,最终《开成石经》是否会搬还需听取各方意见。”

  2018年6月15日,当地媒体发布消息表示,“为提高抗震指数、并创造一个更好的保护与展示环境,(《开成石经》)将迎来一次百米内的搬移,目前前期的‘体检’已经开始。”

  此后,西安碑林博物馆副研究员杨兵撰文称,1937年梁思成为保护《开成石经》亲自设计了“钢筋混凝土加梁柱”的保护方案图纸。且这一方案并不是梁思成的一己决断,而是经过多位专家学者群策群力得出的结果。并认为梁思成设计的“钢筋混凝土加梁柱”的防震保护方案,是留给碑林文物工作者宝贵的经验和遗产。对此,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原馆长王川平认为:“(碑林北扩中唐代《开成石经》)不但不应该搬,且连梁思成所设计加固的保护体本身也应列入保护范围,成为不可移动文物的有机组成部分。”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记者日前因此专程走访了西安碑林博物馆,探究《开成石经》的历史,以及西安碑林博物馆的现状。

但其中争议较大的是《开成石经》的搬移

李隆基作序、注解并书,太子李亨篆额的《石台孝经》碑

  碑林是一座奢侈的“库房”,存放文化与文明

  提到西安碑林博物馆,林则徐所书的“碑林”二字,以及其下存放的《石台孝经》碑几乎是西安碑林博物馆的标志,也奏响大唐天宝年间的最强音,这块由李隆基作序、注解并书,太子李亨(唐肃宗)篆额的《石台孝经》碑展示了李隆基的书法造诣和治国之道。1970年代《石台孝经》碑被打开,其中发现了千年前存放碑内的文物。

  《石台孝经》碑后的第一展室,陈列的就是《开成石经》这座始刻于唐文宗太和七年(833),完成于开成二年的十二经刻石,可谓儒家经典的集大成者。原碑立于唐长安城务本坊的国子监内,宋时移至府学北墉(今西安碑林),同《石台孝经碑》一样,是西安碑林最早的原住民。

  第一展室中的唐刻的《开成石经》由114块巨大青石组成,每块石碑约有3米多、宽0.8米,它们互相连接,两端有石柱夹护。当时碑上共镌刻了650252个字。内容为《周易》、《尚书》、《诗经》、《周礼》、《仪礼》、《礼记》、《春秋左氏传》、《春秋公羊传》、《谷梁传》、《论语》、《孝经》、《尔雅》12部儒家最重要的典籍,每一经篇标题为隶书,经文为正书,刻字端正清晰,按经篇次序衔接,卷首篇题俱在其中,一石衔接一石,是当时儒家经典抄录校对的标准。

  唐代《开成石经》的排列状况,今不可考。宋移置于今址,皆坐北朝南,中留缺口断开为东西两厢,各排列57石。明代关中大地震(1556)后,几乎没有任何防震保护措施的《开成石经》损毁严重,114石中,折断者40石,至万历十六年(1588),对《开成石经》进行过扶正和简单的修缮,并将损泐的文字补刻于96块113面小石之上,置于石经之侧,凡53000字。据记载,明、清、民国对《开成石经》有三次整修,而说起民国的整修,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梁思成。

但其中争议较大的是《开成石经》的搬移

《开成石经》断裂后修补的痕迹

以上内容由新锦海国际在网络收集整理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