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辛创作《蹉跎岁月》的时候
历史
新锦海国际|官网网址:www.xjhbet.com
新锦海
2018-05-14 21:31

中国作协副主席叶辛接受了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的采访

    ▶“美丽的西双版纳,留不住我的爸爸,上海那么大,有没有我的家,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剩下我自己,好像是多余的……”年龄稍长些的读者,看到歌词,大都会忆起儿时陪父母看电视剧《孽债》的场景。而《孽债》的作者,就是中国作协副主席、上海市作协副主席、上海市文联副主席叶辛。前不久,叶辛接受了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的采访,畅谈他的青春、文学和蹉跎岁月。□东方今报·猛犸新闻首席记者 梁新慧/文 沈翔/图

    两部作品被搬上荧屏 成为几代人的难忘记忆

    1949年10月,伴随着新中国成立的礼炮声,叶辛出生于上海。成长的年代,刚好赶上了国家的各种运动和变化。于是,在动荡和不安中,叶辛一边忙于感受和适应,一边拿起自己的笔,记录下了那个时代的人和事。而这一拿起,就再也没放下,并且坚持了近半个世纪。

    叶辛曾说,他只会写作,其他的什么都不会。每天写一点东西,就觉得很踏实。反之,心里就会有种空落落的感觉。也正是他只会做的这一件事,才让人们看到了如今的种种佳作,才让后人多角度了解到知青的生活。

    四十多年来,叶辛创作了许多记录时代又感动时代的优秀作品,《蹉跎岁月》和《孽债》更是被改编成影视剧而为大家所熟知。其中《蹉跎岁月》被改为电视剧本最先在中央电视台播放。1995年,《孽债》播出之时,国内已有9.7亿台电视机,如今23年过去了,这段岁月沉淀为记录一代人知青岁月的历史,也成为几代人的难忘记忆。

    去年,叶辛长篇小说精品典藏丛书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这套丛书精选了叶辛四十年文学创作中最具代表性的优秀长篇小说八部,反映出他不同时期、不同题材、不同风格的文学创作。

    从上海到贵州插队落户 在山乡一待就是十年

    叶辛一家人在上海的生活,不算富裕但很安定。1968年12月21日,19岁的叶辛和很多年轻人一样,一腔热血往上涌,决心到农村的广阔天地去闯荡一番。

    从上海到贵州,2946公里,跨越了6个省市,叶辛最终在修文县一个名叫砂锅寨的寨子插队落户。虽然他对这个5000多里外的地方做了各种思想准备,但艰苦的条件还是让叶辛措手不及。

    叶辛在贵州农村插队一共十年七个月, 那十年的蹉跎岁月给他的人生带来了很大改变。

    1980年,《蹉跎岁月》在《收获》杂志发表。那年,《收获》杂志发行了110万份,是有史以来印数最多的一期。而叶辛的另一部长篇小说《孽债》,说的是一群来自西双版纳的孩子到上海找父母的故事。他们的父母当年都是插队落户云南的上海知青,回城开始了全新的生活,而孩子却留在了当地。孩子们懂事后,去上海寻找亲生父母,结果给每个家庭都带来了冲击,使每个人对生活开始新的思考。出版后,轰动文坛。

    生命的根,孕育在大自然中

    除了《蹉跎岁月》《孽债》,叶辛直接描绘知识青年命运的长篇小说还有《我们这一代年轻人》《风凛冽》《在醒来的土地上》《爱的变奏》。另外,还有一些中短篇小说和散文、随笔。

    当由叶辛牵头筹资的“叶辛春晖小学”在当年插队的砂锅寨落成时,老乡们把他曾经栖身的一间小小土地庙恢复成当年的样子,挂了一块“叶辛旧居”的牌子,当人群散去之后,叶辛的儿子叶田在这间四五平方米的小屋门口站了足足四五分钟。

    “在场的老乡把这一情景告诉我时,我想,尽管我从未对他讲过自己青春年代受过的苦,但他站在那里看一看,他会从潮湿、幽暗的小屋,从当年的煤油灯中,读出他该读懂的东西。”叶辛说,更多的时候他不是说而是在回忆,静静地回想那些已经逝去却又清晰地留在脑海中的画面。粗犷的远山连绵无尽地展示着古朴原始的高地,苍茫的云空中有鹰在盘旋,从绿得悦目、绿得诱人的山林里,传来小伙子奔放逗人的歌声,传来姑娘们嘹亮得飞甩到谷地深处的歌声,这歌声和恢弘的大山、轻柔的蒙纱雾、郁郁葱葱的大树林和谐地交织在一起,撩拨着人的心情,搅动着人的思绪。

    多少文思就在这样的冥冥中涌现出来。 叶辛在一篇创作谈中写过:创作,是我生命意味的体现。而我生命的根,就是孕育在由高山河谷树林村寨组成的大自然中。我对大自然的情愫,对生活于广袤大地上的人民的感情,就是在上山下乡的插队落户岁月里从切身的体会中培养起来的。

    不断地向生活学习 在生活中捕捉新意

以上内容由新锦海国际在网络收集整理发布。